鸡冠花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文化参考报bull大美术周刊岭南 [复制链接]

1#

《岭南画坛》开栏语

开栏语主持:高世现

今天我们谈到岭南画坛,必谈“岭南画派”,但我主持的《岭南画坛》,并非为了梳理“岭南画派”,而是“企图”给岭南书画发展做一个完整又简明的谱系。《岭南画坛》专栏题辞由广州美术学院老院长郭绍纲所题。

艺术本应就交给时间去评价、去甄选。对于老百姓欣赏艺术来说,精神的愉悦是最关键的。但大众评审的标准绝不是唯一标准,参与度不等同认知深度,因此,《岭南画坛》也欢迎各界精英广泛参与,百家争鸣。

在中国的近现代史上,广东地区处于西方思想文化传入的前沿地带,所体现出的文化撞击也特别明显。二十世纪初,随着西方美术思潮及绘画技法猛烈冲击着中国传统绘画理论及其技法,围绕传统和现代、精神和物质、民族性与时代性等复杂关系上的二元对立,始终是二十世纪上半叶中国美术界争论的焦点。在经历中西方文化对峙、冲突、融合的复杂过程中,二十世纪上半叶的广东画坛上逐渐形成了国粹派、融合派、西化派等百家争鸣的格局。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以高剑父、高奇峰、陈树人为代表的岭南画派,和以黄般若、黄君璧为代表的国画研究会。两派的相互对峙与融合,共同推动了广东美术的蓬勃发展。

革新精神历久不衰,岭南画坛后劲十足。传承创新后劲十足岭南书画,作为岭南文化的一部分,可谓是源远流长,名家辈出。《岭南画坛》专栏,这是一个长期的文化工程,润物细无声,并非一蹴而就的事情。除此之外,年轻的一代也在主流画坛上也有一席之地,他们开始融入主流文化圈,表现出不同的风格面貌,显得比较多元化,这种地域性的差别也会越来越小,对岭南书画来说是一个好现象。因此,《岭南画坛》专栏,也欢迎岭南书画界的新生代主动投稿。

第十期

何漆园天风七子:何漆园不师古法不师今

——何漆园的诗与画

文:王嘉

学界谈到20世纪的岭南画坛,都会提到以高剑父、高奇峰兄弟为代表的岭南画派,以及他们在“折中中西”“融会古今”方面做出的可贵探索。如何认识和评价岭南画派,相关学者已经在近年来开展了大量的工作,从文献考释到作品评论,从渊源梳理到纵横比较,可谓硕果累累。笔者的专题研究成果《岭南画派绘画思想研究》和《岭南画派的诗画比较研究——以“二高一陈”为中心》对相关的学术背景曾经做过系统阐述。值得注意的是,当下对岭南画派“折中中西”“融会古今”的绘画思想的研究,有不少论述是站在今天的立场上回看历史而展开的。至于历史中人,特别是高剑父、高奇峰本人及其弟子们对岭南画派绘画思想的相关论述,还有一定的研究余地和扩展空间。比如,高奇峰的弟子何漆园,在年的一件书法作品上,就写了这样一首诗:“不师古法不师今,变徵流商有异音。爨下焦桐谁鉴识,胸中豪气未销沉。墨随笔转神常曾经师从吴镜明学习人像绘画技法。年开始拜师高奇峰,直到年高奇峰去世。初入师门之时,何漆园20岁,高奇峰30岁,都正是研习绘画精力最为充沛的黄金之年。据高美庆的《何漆园先生的生平与艺事》披载,20世纪20年代中期高奇峰在岭南大学授课期间,偶因有病不能亲往,就以何漆园代师授课。可见,在高奇峰门下弟子之中,何漆健,功与年增味更深。每有毫端能会意,便浮大白一长吟。癸卯初夏,漆翁。”

写这首诗的时候,何漆园64岁。在岭南画家风云际会的20世纪,何漆园是众多比较低调的画家之一。这段时间,他一直定居在香港。年从葛量洪师范学院退休之后,他先是住在万茂台的“万茂草堂”,后来迁居半山,自号“桂香阁主”,过着闭门谢客、栽花作画的闲适生活。年与门人一起成立“香港美学会”,游艺于书画之间。“不师古法不师今”的诗句和观点,正是这段时间的生活写照和艺术追求。

跟师辈的高剑父、高奇峰相比,何漆园的知名度相对安静。即便是跟同辈的关山月、黎雄才相比,内地的研究者和艺术爱好者对何漆园的了解,也相对较少。尽管何漆园在年谈到的“不师古法不师今”未必算是岭南画派绘画思想的最经典论述,但是至少可以从中看到,在年高剑父去世之后,高氏门人在绘画思想方面的真实状况。或者退一步讲,至少也是作为研究何漆园个人绘画思想的重要依据。诗文中谈到的“变徵流商”典出传统的“五音”理论,宫、商、角、徵、羽,分别对应着思、悲、怒、喜、恐等五种情感。“变徵”则是较为悲伤的情调。诗文中的“爨下焦桐”则是典出宋代诗人王洋的七律《秀实再用前韵惠诗再答·答见赠》,其中有诗句:“棋对僧窗时自纵,诗传人口不堪吟。感君裁鉴多清赏,收拾焦桐爨下琴。”尽管如此,何漆园仍然“豪气未销沉”,在寄情于书画的时候,每能会意于毫端,吟诗以记之。

“不师古法不师今”在某种程度上就是何漆园晚年书画的精神追求。

年4月24日生于广东顺德的何漆园,自幼酷爱文艺。

园是举足轻重的重要弟子之一。也正是这个原因,使何漆园毕其一生从事书画艺术教育,不仅在早期曾经跟高剑父、黄少强等同门师友一起任教于佛山市立美术专科学校,而且也曾经任教于广州市立美术专科学校。年定居香港之后,何漆园更是在艺术教育方面勤奋不辍,先后任教于香港官立汉文中学和汉文师范学校、罗富国师范专科学校,以及葛量洪师范专科学校。在一贯重视艺术教育的岭南画派画家之中,何漆园跟黄少强、赵少昂,乃至关山月、黎雄才等师兄弟一样是最能秉承薪火的画家之一。事实上,当我们回看20世纪岭南画派兴盛发展的历史,从高剑父的“春睡画院”到高奇峰的“天风楼”,到黄少强的“民间画会”,以及最早由黄少强和赵少昂联合创办的“岭南艺苑”,都以其教学相长的发展态势,为岭南画派的发展壮大带来了生机勃勃的中坚力量。如果把高剑父曾经任教于中山大学和中央大学、高奇峰曾经任教于岭南大学,乃至20世纪后半期关山月、黎雄才任教于广州美术学院统统计算在里面,那么岭南画派这种重视书画教学、重视书画教育的传统,在何漆园的艺术生涯中可以说是表现得淋漓尽致。何漆园的书画作品得以结集和研究,也正是得益于何漆园的师友及学生们的保存与传播。年在香港大会堂举办何漆园百岁纪念作品展,其中的50多件作品多来自亲友和弟子。

何漆园主张“不师古法不师今”,并非不了解今古之变。年1月22日,他在葛师美术会做了一场专题演讲,主题就是岭南画派。何漆园的演讲包括“岭南地域”“岭南文化”“岭南画家”“居氏昆仲”“岭南三大家”“岭南画派”等六个部分。他对于岭南的地理人文非常了解,渊源关系阐述得头头是道。不仅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