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冠花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去莲花山庄 [复制链接]

1#

吴静男

生于宜春市袁州区的一个平民家庭,宜春职业技术学院副教授,《西赣文化》责任编辑,宜春首届文化名人,代表作《宜春,我的美丽乡愁》,在全国各大报刊发表文章多篇。

去莲花山庄

01

正月二十三,洪江绛桥“莲花山庄”康总邀我等九人去他的“领地”巡游,盛情款待之后,却“太忙。恕不能奉陪”,要我们自由活动。正中下怀!何军和几位摄影家四处捕捉镜头,我和王莹、邓国光、邓艺去田野散走,看早春植物“活”动:今年气温高(那天最高气温23度),很多三月开的花,立春小半月就脱去冬装,在枝头亭亭玉立,像急着将自己打扮性感的少女。如清风藤、山鸡椒、黄容润楠、地锦苗、紫色地丁等。

《组图》黄斌摄

02

王莹是我们的编外老师,不仅把开花植物的学名告知,还传授地方名以及与宜春乡民的联系。比如山鸡椒,宜春人叫香叶子,顾名闻其香。从前江西宜春地区老表挖香叶子蔸,晒干,煎水喝治感冒。湖北宜昌地区老表将新鲜山鸡椒放入泡菜水中做泡菜,也在炒菜时当调料。湖南怀化地区老表将山鸡椒当野胡椒,做“芷江鸭”入味。台湾太耶鲁族老表用山鸡椒代食盐。都看重其刺激,犹如宜春人看中辣椒的刺激,祛风、散寒、理气、止痛,便是宜春人嗜辣理由。艺术才俊邓艺将一枝山鸡椒去叶,只留下润黄花苞,很像腊梅欲放。他要将其当“一剪梅”拿回去插瓶,不像我,只想到吃,境界别同云泥。我以前将眼下宜春城区到处都看得到的一种开紫色总状花序的草写作羊蹄,王莹纠正我称“地锦苗”。折煞我也!在川端康成的《古都》里读到“紫花地丁”多年,却从未见过。两年前立下认识“紫花地丁”的“军令状”,迟至今日在王莹帮助下,才有此圆满。紫色地丁,像一颗上了颜色的钉子钉在土里,小小花朵像打出的钉子头。才意识到“地丁”这个名字的好。丁的本意是表示钉子头,在宜春话里也是状“细”,如“丁丁唧(diang13diangji1)”。才意识到川端康成写紫色地丁,是日本缩小审美意识使然:小的存在更节约资源。如果是“羊大为美”的中国作家来写,应该表现牡丹、莲花吧。这些意绪当然微不足道,我却以为稀珍,就像会被人们忽略的地丁,有了它们才叫春天呢!

WXB

《快乐女孩》杨秋红摄

03

更热闹的是田里布满黄色繁花,如果“莲花山庄”有蹦极,我倒想尝试。倒看此时田野,布满黄色繁花的田野,就像仰头看布满星星的夜空吧。那些黄色繁花,就是大名鼎鼎的“禾家菜”,是宜春乡土文学明星。王莹竟情不自禁念起老童谣:“禾家菜,花爱爱。娘担水,女洗菜。女要嫁,嫁邻舍。邻舍穷,杀鸡公,鸡公瘦,斫肉凑。肉又贵,打只老鼠剥番皮,剥出一只花牛仔。牵到相公门口过,吃掉相公二十四蔸禾。相公来打,相婆来救,救得相婆粘粘(宜春方言,奶水的意思)堕堕流。”于此时此地听王莹解释这首宜春童谣正其时正其所正其宜也:禾家菜是一种不起眼的小草,未开花时要从草丛中找到它,很是不易,直到开花,它那黄色小花在田野众多色彩中,尤为打眼、尤为可爱,所以才有“花爱爱”之说。以不起眼小草比兴出一个贫寒女孩,这女孩过着“娘担水,女洗菜”的平常生活,嫁也是嫁个穷邻舍,办喜宴竟要杀鸡公,鸡公在乡下也叫种公鸡,一般是作种禽养的,除非窘迫,否则舍不得杀。杀鸡公、讨老婆,可见邻舍真窘。鸡公太瘦,不足喜宴用,“斫肉凑”却“肉又贵”。童谣到此笔锋一转,转入一个奇异、怪诞境地,禾家菜经过几次跳跃,过渡到老鼠,诡谲地“牵出”一只花牛仔,不啻咸鱼翻身、秆绳变蛇。如此好梦在现实世界不可求,只好将它寄托于歌谣。唱者听者都穷且开心。

《思》邹忠摄

01

念及老朋友易邦钺,便去村中寻他。他的老宅相当好找:周围是贴了瓷砖外墙的洋楼,只他一家是干打垒土墙屋,却有一个足以傲世的堂号:丹青草堂。正厅四壁,挂满这位74岁农民的书画作品。众人被这位宜春黄秋园的作品吸引,我和王莹、邓艺却陶醉于“丹青草堂”门前一垱十来盆兰草,正开着花,芳香扑鼻。兰叶春葳蕤,正可昭示草堂主人“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之志。世人闻与不闻,香气自在。易邦钺接待初访者无暇顾及我,乘其不备,盗草堂门前一株虎须菖蒲,学邓艺,拿回去装盆。从“丹青草堂”出来,便催何军开车回城,怕怠慢这“根盘龙骨瘦,叶耸虎须长”之清高却也耐贫之物。此草通紫色地丁物性:肥料多了,叶子变宽,没了虎须味,便成下品。明代王象晋《群芳谱》曰:“乃若石菖蒲之为物不假日色,不资寸土,不计春秋,愈久则愈密、愈瘠则愈细,可以适情,可以养性,书斋左右一有此君,便觉清趣潇洒。”真可谓是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植物,是草里面的易邦钺。回到家,便向妻子要钱,上中山中路一小旁边花店,选花盆及营养土,安排妥贴才心稳。妻子嗑着瓜子说:你们文人尽干这没用事,老远弄来一兜草,辛辛苦苦,还要花钱买钵伺候,到头来抵不得一分钱!我说,你也时不时吃不当饱的瓜子,饭才当饱。你不也干没用事?也是文人!那天去莲花山庄流连“滑草场”、“速降索道”的几百游客也是:做一天不想功利之没用事,辛辛苦苦,劳命伤财,将一份难求的放松当邓艺捧着的“一剪梅”和我捧着的“一寸九节”,回去插瓶装盆。那瓶与盆便是他们的心。

声明

《文化旅游》栏目的文字和图片版权归原创者。

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个上一篇下一篇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